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国防理论 > 正文

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
2020-04-10 09:21:10   来源:中国军网   评论:0 点击:

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

国防科技大学文理学院 梁晓波 肖蓉 武啸剑

国防语言能力建设是一个体系庞大的工程,其核心是为国家和军队构建强有力的国防语言能力,能够应对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对语言的多样化需求,无论在语种储备、人才储备、能力储备、资源储备、技术储备、建设举措、管理能力与运用能力乃至发展战略上,都具有坚实的基础和实际应用实力。国防语言能力建设的基础工程就是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这是国防语言能力建设的骨干工程、基础工程、战略工程。

 

 

 

2019年10月1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仪仗方队队员作为徒步方队排头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资料图)

国防语言能力的核心是能力指标体系,指的是国家和军队所应具备的整体宏观的语言能力模型、能力组成结构、能力配置导向、能力具体指标、具体能力指标细节要求,以及能力学习、实现、测试、评估、再提高的循环往复的复杂体系与过程。良好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可以为国家和军队科学定位能力、科学配置能力、科学生成能力、科学打造能力、科学运用能力、科学管理能力、科学贡献能力,使得国防语言能力形成“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机制。没有相应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一旦有需求,特别是复杂多样化的需求、一些关键性的需求,国家和军队会因为时间紧急、任务特殊、难度巨大,特别是语种储备不够、队伍底数不明、能力指标欠缺、储备应用断链等因素,使得人员虽然到了岗位、到了现场,甚至参与了全过程,却依旧无法较好地完成任务。

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需要在以下方面形成重要支撑:

 

 

 

2018年9月11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方导演部进行演习导调。(资料图)

(1)成立或委托专门的领导机构,强力领导指标体系建设。指标体系看似只是文字上的模型,实际上涉及许多部门,从国家到军队直至地方,没有一定的具有相对权威职能的领导机构,能力指标体系就无法得到足够部门的重视和支持,调配的人员力量也不会形成足够的数量、质量和足够的合力。合理的指标体系需要国家语言指导和管理部门、教育部门、院校和科研机构、语言资源建设部门、技术部门、以及军队联合作战有关部门、军兵种领导部门、战区联合作战有关部门、军队干部部门、军队训练部门、军队对外交流部门、军队院校与科研部门,以及军队各军兵种部队及基层单位、军队常年执行国际维和与国际军事行动部门与单位等等。如此复杂和庞杂的系统,必须有足够资质、职能和权威的机构强力领导,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军队院校学员(资料图)。

(2)构建广泛的合作机制,发挥多方面的能力与优势。国防语言能力建设,关键是外语能力建设,既有国家外语能力标准,还有军队外语能力标准;既要注意与国际同类标准的接轨,又要考虑国内的具体情况,更应该考虑军队的多样化军事行动的实际需求。要学习国外的长处、寻求国际上的帮助,与国际一流军队的能力指标相比对、相对接、相参照。目前,国外已形成较为成熟的美军的语言能力指标体系以及北约的Stanag 6001体系,为我军未来的指标体系提供了范例。另一方面,要发挥国内大量外语类院校长期从事语言能力及指标体系研究的成果。国内有一批高水平的综合性大学、外语院校以及师范院校在语言能力研究领域取得了较好的成果,在能力指标体系构建上也有很好的探索和成绩,特别是在教育部的领导下,已经制定出版了多样化的能力指标体系,为军队语言能力指标体系提供了可借鉴的基础。军队院校和科研单位熟悉军队的实际需要,长期从事军队外语教学和研究,能够找准需求,为军队提供较为完善的指标构想,能够有力地促进多元力量的融合,为制定科学合理的语言能力指标体系形成强力支撑。

 

 

 

2017年12月,中俄展开“合作—2017”联合反恐演练,这是中俄双方队员进行交流。(资料图)

(3)立足国内外现有范例,建设有我军特色的能力指标体系。能力指标体系在国家层面,更多地考虑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需要,特别是对外贸易、对外交往、对外传播、国际合作的需要。无论是国际上较为成熟的语言能力指标体系,还是我国运行多年的指标体系,或是国内外刚刚试行的语言能力指标体系,都可以为我国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提供应有的参考。由于不同语言能力指标体系有着不同的需要、不同的视角、不同的侧重,也有着不同的要求,因而能力指标体系都各有千秋。有的指标体系纯粹考虑理想的语言能力,有的指标体系纯粹考虑岗位的需要,有的指标体系力图覆盖全面,有的指标体系更重视综合应用能力,还有的指标体系本身面向较为特定的领域。因而,各指标体系有着不同的理论支持、结构组成、内容要求、分级依据、指标表述、考核标准以及整体架构。国外的多个军事语言能力标准,都既考虑通用语言能力级差的实际情况,也考虑了军事语言应用的通用性和特殊性,还考虑了军事行动对不同语言技能的不同实际需要,更考虑了能力与岗位需求、个人晋升、工资待遇、能力素质以及特定行动的需要,是一种既重能力体系本身,又重实际激励,更重面向军队行动面向军事实战的综合体系。看来,一个好的能力指标体系,不完全在能力体系本身,还在于大家的态度与实际岗位需要的牵引,更在于行动和实战的检验。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需要更多地考虑我军的实际。我军奉行积极防御政策,坚决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坚决维护地区与世界和平,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保障。语言能力指标的建设,主要还是建设服务于坚定维护国家安全、保护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发展、贯彻积极防御、参与国际军事合作、维护世界和平的语言能力和力量,国防语言指标体系应该是维护统一导向、持久安全导向、积极防御导向、保护和平导向、积极合作导向、共同安全导向。中国特色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坚决反对和抵制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干涉主义、利益集团主义。

 

 

 

2017年9月20日,在中巴空军“雄鹰-VI”联合训练中,两国飞行员交流。(资料图)

(4)需求驱动,能力主导,分级取向,特色鲜明。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建设,以国防和军队改革为出发点,以国防和军队建设和发展为归宿,必须以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实际需要为依托,绝不能搞全面开花式的全能力建设,也不能搞过于集中在极个别少数语种的建设。既要内外兼顾,也要数量可控,并且做到以实际需求和需要为依据,走一条集约经济的发展道路。国防语言能力建设往往投资巨大、见效缓慢,应用一时、建设长期,语种变化、人员不稳,需求多元、能力单一,是一种明显的基础性、长期性、战略性的工程,如果不好好把握整体需求,盲目建设,也会造成投入浪费、费效比差。重要的是搞清需求,掌握实际的语言需求,在摸清底数的基础上,按照语言能力建设的实际需要,特别是牢牢以通用语言能力为水平支撑,以军事语言应用能力为综合应用支撑,形成“知识+水平+技能+应用”的综合能力模块,特别是把外语的通用语言能力、军事通用语言能力、军兵种专业语言应用能力再加上特殊军事行动的应用能力以及案例式军事语言能力等模块考虑在内,把各项综合技能与总技能做好拼盘,并做好技能分级,形成具有我军特色的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这个指标体系,应该具有国际性、开放性、通用性、分级性、军事性、综合性。

 

 

 

2019年1月4日至5日,“第三届语言文化与军事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国防科技大学文理学院举行,这是研讨会现场。(资料图)

(5)语言为核,文化引入,区域知识为辅助,综合应用为导向。建设国家语言能力指标体系是世界大国强国的普遍做法。当前,世界各国语言能力指标体系的建设进入了成熟期和旺盛期,已经成为世界各国语言能力建设比拼的显性标志,也是各国语言实际能力建设的硬性杠杆。构建国防语言能力指标体系,是世界大国军队保护国家安全、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广泛参与世界军事交流与合作、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的必然选择。考虑到当前世界主要国家军事语言能力模块的构建重点,除了坚持以外国语言能力为基础考查项目之外,还应将国外文化、跨文化能力、区域知识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柴晨清:以制度建设推动党的自我革命不断深化
下一篇: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法治保障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